主页 > 视频 > 微电影 > 《深夜食堂》导演:关于方便面植入,我也非常生气

  文|攻主一炸(珞思影视研究组)

  论谁都不会想到,豆瓣上最快创下最低分值的国产剧,居然是黄磊主演、蔡岳勋执导的《深夜食堂》。前者是有口皆碑的实力演员,后者是打造过《流星花园》、《战神》和《白色巨塔》的品质大神。

  截至今日,《深夜食堂》已在浙江卫视播出八集共3个单元,其豆瓣评分依然停留在令人唏嘘的2.3分。据网友统计,这已是影视作品在豆瓣评分上的倒数第二名,因为哪怕是大烂片《富春山居图》和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评分都不至低到这么惨。

  

  观众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一个名叫《深夜食堂》的电视剧里出现的食物是鱼松拌饭和方便面而不是烤串、麻辣烫或者拉面;看过原版日剧的人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黄磊要穿跟日剧老板一样颜色的袍子,为什么脸上要有跟他一模一样的疤;拥有细腻情绪的网友不能理解第一单元为何要出现那三个“疯女人”,他们列出长长的“深夜小吃故事贴”,以此证明店里那么多感人的中国故事,为什么我们全都看不到?!

  “我理解,这是一种愤怒。”今日上午,坐在捕娱记面前的蔡岳勋面对所有质疑有问必答。他说,对于植入,他跟观众一样愤怒,而对于所谓本土化的“不成功”,他暂时不能认同。

  所以“夜华君”赵又廷上线的这一集故事,你们看了又觉得如何?

  

  蔡岳勋&赵又廷

  --关于差评--

  评分这么低,有很多应该不是评价而是愤怒

  Q:蔡导这几天心情怎么样?其实挺关注您的想法的。

  蔡岳勋:其实还好啦,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因为拍戏本来就是跟观众的沟通,我们是传递者,我本来就是传达讯息,传递出来各式各样的可能性都有。

  而且我每一次拍摄都会经历这样一个波段。《流星花园》出来的前三集你知道骂成什么样子吗?你们一定忘了那个感受,因为是后来接受了。第一天出来时大家都说,“怎么可能有这种学生?”“学生可以这样穿衣服?”“学生可以在学校里这样结党结派?”“那什么头啊(做出凤梨头的样子)?”“什么叫道明寺?姓道还是姓道明啊?”

  《痞子英雄》刚出来也是吵啊,“哪有警察这样子,穿个花衬衫!”“你们看过这么帅的刑警,枪还背在外面?”“哪有警察局环境这么好,蔡岳勋你没去过警察局?!”

  其实这些争议一直都有,在(认知)惯性与非惯性中,会产生一些冲突。而且我拍戏每次都这样,我会在真实中寻找一种新的感受。我不是写实派创作,我不是拍写实电影、写实电视剧,我的东西本来就有浪漫跟美学在里头,就好像徐克的武侠永远那么美,不是真实的历史剧,狄仁杰那么帅,那么漂亮的衣服,唐朝的全景那么美,那是创作者的风格。

  《白色巨塔》里的医生袍是我们在日本订做的,为了要那个美学,如果真用医生的衣服,你们会觉得好真实哦,但是你们不会想看。

  所以我还蛮适应每一次的争议。

  

  

  Q:《深夜食堂》目前的豆瓣评分是2.3分,您觉得客观吗?

  蔡岳勋:(笑)我想评分这么低,有很多应该不是评价而是愤怒,我理解,我理解。就好像我也在某些时候因为大家所愤怒的事情产生情绪,形成了一种生气的氛围。这种沟通是必然的,拍戏就是为了沟通和连接,有一些沟通我可以理解。

  Q:吴昕的演技也是目前饱受网友吐槽的重灾区?

  蔡岳勋:吴昕其实是“非战之罪”,我很心疼她。服装造型的夸张不是她的错,原始设计的三姐妹本来就是很好笑的角色。我们原来设计的是,吴昕穿成那样进到店里,所有人的反应是,“我天,这个小姐这是怎么了”?

  爱马仕小姐每天把名牌穿身上,就是一个夜市模特的可笑感觉,女博士就永远让你觉得难相处,就是莫名其妙的女生,是悲哀的,她们没有自觉自己不被男人爱的原因是什么,但她们是良善的。这三个不知道怎么去成为“正常人”的女生,其实很可爱。

  我要出来替吴昕讲,她很认真投入在了这个角色里,在戏中应该被嘲笑的女生。我也想要替吴昕平反。其实我们身边也有把衣服穿得很夸张的人,当你真正靠近,会发现其实她们都有一颗很纯真的心,只是因为她们不懂什么叫世界人的标准,才失去了爱人跟被爱的权利。

  

  --关于本土化--

  并不是硬套,一半以上是原创

  Q:据说日剧版权方对翻拍的要求非常苛刻,从某种意义上会影响到创作吗?

  蔡岳勋:小学馆(出版社)很严苛,他们要同意签约必须要看所有的拍摄计划,包括故事的选择、我的阐述,我要怎么来拍深夜食堂,他们很保护作者,把关非常严格。

  另外,安倍夜郎会亲自看剧本,写意见给我。但是我也要说,绕开小学馆这层关系,其实安倍夜郎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我决定拍之后跟他见了面,因为想要知道原始核心的精神是什么,必须取得他的认可和指导。

  最终如果他否定了我就动不了,我跟他说过,如果要进入现在这个大市场,就没有办法维持那个短篇的风格,情景剧的风格,我说这一点希望他理解。上一线卫视黄金档打仗,戏剧的内核是要改编的,食堂外的故事要拍出来。他都理解也接受,但是他会要求有几个东西不能变:

  (((0)))

  

  

  Q:很多人反映食物缺少我们熟悉的中国味道,像鱼松拌饭、红香肠、炸鸡这些,并不是中国人的传统食物。

  蔡岳勋:红香肠是我对安倍夜郎的一个致敬。对我来说,红香肠、阿龙、小寿叔是《深夜食堂》的代表,就像熊猫之于四川。红香肠对我来讲就是深夜食堂,所以第一集完完全全的保留,后面我几乎会改掉所有的菜。

  我们的菜很多元的,炒饭后面会出现。我要讲的是,我们所有的食物跟人物的设定、故事的脉络是一定有关系的,而且要一定符合那个感受。

  为什么会有鱼松饭,设定中徐娇是一个来自边陲地带,家乡有港口的小女孩,所以用了鱼松饭。而且它不是外面卖的鱼松,你照着我的模型去做那个菜会非常好吃,深夜食堂里的菜都要有操作性,而且鱼松饭也真的是我们的食物之一,不北方,很南方。我们是大江南北的菜都有,后面有川菜,也会有粽子,红烧肉,蟹粉小笼……我们本来也有撸串,真的。在很后面一集,后来被鸡汤给合并了。

  Q:中国人的深夜食堂是撸串儿,是烧烤,是麻辣烫。剧里面的场景不符合我们的国情?

  蔡岳勋:当然可以那样拍,如果是一部真正很写实的作品的话。好的艺术作品就是这样,好真实。包括《推拿》就是这种电影,极端写实的典型,杨德昌导演他们就是这一派的。写实到我都……哇,怎么能这么真。可是我没办法,我天生是喜欢美好的人。

  Q:关于这部剧的本土化,大家还是觉得有太多的日本味道。

  蔡岳勋:中国版的《深夜食堂》并不是硬套的东西。当我决定要拍摄《深夜食堂》,从场景到服装,我们花了非常多的心力做了各式各样的研究。

  包括我们不是简易地翻拍,蓝色衣服是有学问的,原本漫画的颜色,我试过很多衣服的颜色,包括最常厨师服,你想那个厨师服的白色站在那儿——其实那种感觉会很奇妙(不好看)。而且我们想到的厨师服,都是西式的,难道很中国化吗?

  斜交领的款式,实际上回民的烤串师傅就是斜交领,这是我们的传统,汉唐时代留下来的,传到日本之后一直留着,看起来好像是日本的。我试验过,所有的厨师服穿在老板身上都不好看,穿唐装又很矫情,穿大背心?不是那么回事儿。

  安倍的衣服是有水准的,颜色是很漂亮的,站在那里的那个有距离、神秘又温暖的男人,其实那个颜色才对。但是我做了布料上的改良。所以那件衣服也是刻意想过的。

  而店面,除了吧台,里面任何场景跟居酒屋都是不一样的,我的墙面是石头,仓库体的结构模型去变的。为什么一定要留吧台,安倍夜郎原本设计的老板跟客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种靠近,关切,俯视,这是原始设计的逻辑。

  我们也想过厨师在厨师的房间,食客在食客的地方,请问那这样剧情要怎么发展?客人跟客人之间也失去了面对面靠近的机会,因为我们自己去吃夜宵,一人一桌的时候就是各自的世界,那原作原始的东西就瓦解了——这些我们都考虑过,最终当然要保留吧台,保持了安倍夜郎原始的想象,所有的东西才有继续的意义。

  

  

  我们有一半以上是原创,我喜欢的是这个故事的载体——每天凌晨12点到早上7点来来去去的人。

  其实网友说的东西没有错,拍一个排挡,比如“望京烤腰子”也很好啊,但那绝对不是买了《深夜食堂》之后的创作,这是两个路径创作的东西,一个是极端写实,一个是有一些些浪漫的真实。

  --关于植入--

  我也非常生气,植入破坏了我原有的故事设计

  Q:目前受到争议比较多的还有方便面植入的问题。

  蔡岳勋:我完全理解你们的感受。方便面的原始设计是非常好的,每个人都可能在深夜吃过方便面,然后用一点点手工,它就会变得非常好吃,这跟日剧第一集里的茶泡饭非常接近。

  对于方便面这么大的排斥跟厌恶,实际上是来自于植入,植入过度造成了观众的反弹,观众抽离出来,觉得戏剧完全被破坏了。我也非常生气,因为植入破坏了我原有的设计。

  

  我是真的要说,是先有方便面的故事,才有的植入厂商,但是植入厂商的要求却破坏了应有的设计,所以造成了大家对整个方便面故事的推翻,方便面是很冤枉的。

  我要讲的是,因为拍深夜食堂这件事情我做了一个人生新的决定,那就是以后我的导演合约里面会有一个条款,所有的植入我有最终决定权,如果你不同意这条我就不拍,我不想要再过一次被强迫这样的经历。

  (当然也有人看到那一集导演不是你)对,因为我脾气比较坏,如果做植入的来强迫我,我会在现场摔剧本吵架。(但你是总导演,也不能免责)对,这个锅我是一定会背的。我是最终负责剪辑并帮大家把故事接起来的人。

  但是我把所有植入减掉之后,植入单位的人就拿着合约来请我全部接回去,到快要剪完全片还坐在剪接室里面跟我吵,到最后交片之前我跟他们说过,你们回去告诉厂商,我不要跟你们合作了。我其实对他们的要求是非常愤怒的,最后惊动很多人,各式各样的协调,请我把内容接回去。

  最后我跟中间沟通的人说,请你们去跟厂商讲,如果硬要这样口播、特写、解释一个品牌的食物的话,植入会产生反效果,如果人家要坚持我没话说。哎,他说人家要坚持,那我没办法。

  

  我是很喜欢拍植入的人,我和我太太都喜欢做这件事,而且我们有过很成功的案例。《流星花园》的衣服,《白色巨塔》里那一支威士忌,《痞子英雄》的英雄车和高雄城市形象,但你是不会感觉到那是一个广告。

  最开始拍这部剧他们告诉我会有很多植入,我说没关系,你要相信我,植入的商品要变成角色,放在戏剧里面商品要跟人物产生情感的联系,而不是强迫它变成广告片。那样会形成反效果,对戏也伤了对商品也伤了,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次我还跟我的摄影师开玩笑,十几年来梦想终于实现了,那就是蔡岳勋没当过广告片导演,《深夜食堂》拍完我成广告片导演了。

  

  编辑|厂长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推荐:
播放次数:
内容摘要
文|攻主一炸(珞思影视研究组) 论谁都不会想到,豆瓣上最快创下最低分值的国产剧,居然是黄磊主演、蔡岳勋执导的《深夜食堂》。前者是有口皆碑的...
标签:
来源:来源时间:2017-06-17 11:50作者:作者责任编辑:ca88
热点推荐
热门排行

ca88亚洲城独家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