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ca88亚洲城_ca88亚洲城娱乐_亚洲城娱乐

热门关键词:

王石退位郁亮接任董事长 股权之争各方利益持续博弈

来源:来源 作者:ca88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24
摘要:王石退位,郁亮接任董事长,股权之争各方利益持续博弈 谁的万科? 赵毅、郭敏敏 “我们终将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用这

  王石退位,郁亮接任董事长,股权之争各方利益持续博弈

  谁的万科?

  赵毅、郭敏敏

  “我们终将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用这句话来形容万科也许再合适不过。

  6月21日,随着一纸公告,万科的“王石时代”落下帷幕。

  有人说,王石不想离开,这是王石的无奈之选;也有人笑言,王石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可以花更多时间发展兴趣爱好。然而,王石退位,外界更关心的是,新的万科会发生哪些变化?即将跨入4000亿的万科是否还是昔日那个业绩与情怀兼备的地产公司?在一系列股权博弈后,万科究竟是谁的万科?

  王石的焦虑

  2014年3月,中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大道当然》的书籍,该书的作者是王石。王石在书中这样写道,“一个人,无论有怎样神通广大的能力和用之不竭的精力,总有一天要离开,这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在这本书中,王石极力表达为了公司更好发展,放手是最好的选择。

  6月21日,一则公告打破了万科难得的平静。万科发布公告宣布董事会换届临时提案,几乎同一时间,王石在朋友圈宣布正式退位,由郁亮接棒,还曝上一张2003年登上珠峰返程时与郁亮的合影,这张照片中郁亮与王石手捧红旗,彼时的郁亮还有些微胖。

  对于王石宣布退出,外界众说纷纭,但在万科内部看来,从王石到郁亮是自然的过渡,王石早就做好了放权的准备。尽管当时作为万科集团总裁的郁亮已肩挑大梁,但依然无法取代王石的基石作用。

  “王石本人已经很少出来,他是万科的精神领袖。”在与记者攀谈的过程中,万科内部人士不经意间透露,王石喜欢独来独往,有一次他走到公司门口,大家才知道他来了。

  长期出现在各类场合大屏幕里的王石,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在万科2016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台上的王石显得谦逊而平和,一度因为“野蛮人”的言论欲弯腰向台下的股东鞠躬,被大家及时制止。其间,王石几度谈及“妥协”二字。

  另外一次则是万科在云南大理组织的媒体见面会,王石被当成“模特”,应几乎所有在场的媒体要求一一拍照留影。照片上的王石有些瘦小,若不是王石曾两度攀登珠峰,旁人可能很难想象这位年近66岁的“老人”是万科最有运动细胞的人。

  王石第一次登顶珠峰是2003年,当时王石52岁,成为中国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一位登山者。王石曾被医生诊断可能下半辈子将在轮椅上度过,但此后4年,王石成功登上11座高峰,2010年,60岁的王石再次登上珠峰。在谈到建立企业品牌时,王石表示,两次登顶珠峰的经历,让自己成为了人群中的“话题人物”,在社交上非常占便宜。

  然而,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爱运动的领袖,万科集团上上下下营造出浓厚的运动氛围,这种影响甚至体现在招聘上,圈内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万科招人的时候先看看简历上有没有什么运动特长,不喜欢运动的直接淘汰。”

  这些年,在王石和郁亮的感染下,万科各地公司开展了城市乐跑、赛艇、自行车骑行等项目,运动已经在万科内部蔚然成风。在万科员工看来,王石是一个注重“包装”的人,这种运动的理念给万科带来的品牌效应已成为无形的资产。

  外界对王石的评价或许褒贬不一。尽管在股权事件之中,王石的处事风格一度将万科推至风口浪尖,但其四处奔走力图妥善解决这次危机。不可否认的是,具有“红色”血统的王石在面对入侵者时从未妥协,一身硬气,面对部分中小股东的发难时也敢于承认错误。若在名和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作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王石称自己选择了后者。

  “野蛮人”来了

  商场如战场,鲜有企业家能逃过资本市场的腥风血雨,即便是曾经两度登顶珠峰的王石也不例外。2015年7月,宝能系首度举牌万科,随后宝能系不断增持,“围猎”万科。彼时,王石在其微博上形容宝能系是“强行入室的野蛮人”。

  2016年3月13日,万科突发公告称已于3月12日与深圳地铁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万科将以发行新股的方式购买深铁下属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而深铁将注入部分优质地铁上盖物业项目的资产到该收购标的中。收购标的初步预计交易对价介于人民币400亿~600亿元之间。未料想,这一方案立刻遭到了原第一大股东华润的极力反对。

  “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认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还能说什么?”彼时,王石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万科与华润“决裂”,宝能系再度搅局。2016年6月27日,宝能系提议罢免万科十位董事,其中王石、郁亮赫然在列。面对宝能系的最强杀招,王石的去留被抛之台面。

  随着股权之争持续发酵,恒大毫无预警地入局,看似拯救了濒临爆仓的宝能,却也让这场股权争夺战的局势再次出现变化。2016年8月4日,恒大方面通过其附属公司在市场上收购约51687万股万科A股,占公布日期万科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68%。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恒大一发不可收,一度增持万科至持股比例达14.07%。

  然而,就在万科股权之争混战之际,画风急转。2017年1月12日,华润以371.71亿元转让16.89亿股股份至深圳地铁。此举标志着华润转出全部股份,即将从股权之争的舞台退场,取而代之,深圳地铁将成为万科第二大股东。紧接着6月9日,恒大也如出一辙地向深圳地铁转让万科全部14.07%的股权,并表明其支持深圳地铁及万科管理层的态度。眼看股权之争即将接近尾声,深圳地铁以29.38%的持股比例一跃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从目前万科的股权结构看,深圳地铁持有29.38%,宝能系持有约25.4%,安邦持有6.18%,万科通过金鹏和德赢资管计划共持有7.8%,万科工会持有0.61%。距离万科新一届股东大会还剩不到十天,王石的退出,长达近两年的股权之争或以这样的局面告一段落。

  王石曾在其书中谈道,“到2000年,君万之争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那几日惊心动魄的较量,让我深深意识到股权分散对一家市值不大但又处于高速成长中的企业是非常危险的。”

  事实上,正当万科股权事件甚嚣尘上,万科内部员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万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万科了。”一名万科员工陈凯(化名)向记者吐露。2016年中,陈凯背负着无奈的心情离开了万科。

  2015年上半年,员工离职已显端倪,而到了2017年随着股权事件持续发酵,员工大量离职已经造成万科不稳定从而引发管理层高度重视。

  “过去万科的文化氛围浓厚,中层基本都来自新动力,这群人做事认真,可以称得上使命必达。”陈凯认为,这帮人才是受万科文化影响最深的群体。

  然而陈凯也向记者透露,万科很多优秀的人才最后都是被各家房企高薪挖走。仍在万科就职的同事告诉她,2016年员工每月基本工资是涨了一点,但年终奖金却缩水了60%。在陈凯看来,企业文化并非捆绑住员工的关键,收入才能决定是否留得住人。

  退位让贤

  董事会超期服役,新一届董事会席位的落定一直被业界视为万科股权之争成败的关键所在,但此前换届方案却始终悬而未决。早在2017年3月底万科2016年业绩推介会中,对于市场上普遍关注的董事会换届及王石的去留问题,万科并没有给出详细的解答,面对台下媒体的多次追问,让向来言辞谨慎的郁亮稍显不耐烦,抢答道:“没必要满足八卦之心。”

  时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随着深圳地铁受让恒大持有的万科A股完成,稳坐第一大股东之位,万科第十八届董事会成员名单在众人的焦急等待中出炉。

  6月21日,万科发布公告称,深圳地铁集团于6月19日向万科董事会提交了万科董事会、监事会换届的临时提案,提案选举郁亮、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王文金、张旭为万科第十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选举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为万科第十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选举解冻、郑英为万科第十八届董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

  从此名单看,王石并不在其列,7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万科管理层及深圳地铁各占3席,现任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盛典则作为外部董事被提为候选人,结构基本与华润为第一大股东时一致。

  然而,包括独立董事和非职工代表监事在内的13个董事会席位候选名单中,并未见明显的宝能及安邦的身影。2017年5月,前海人寿陷“邮件门”,被指600亿退保风险,同时在被曝邮件中,其向官方表忠心称将全面配合好万科董事会换届工作。此举被业内解读为宝能系的妥协,更预示着其将退出万科股权之争。

  万科方面表示并未收到其他股东的董事会换届提案,而深圳地铁则直言在向万科提交临时提案前,征求了万科现有主要股东等各方意见。由此可推断,此份董事会换届临时提案基本已成定局,在6月30日股东大会完成表决之后,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即将履职。

  王石退位,其在朋友圈说道,“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有接近万科管理层的内部人士直言:“万科的成功,其实是团队的成功。每一个应对环节,都是整个团队讨论研究后的结果,换作任何一个人在相应的位置上所做的决策都会是一样的。”

  虽然,董事会换届临时提案中并未明确董事长之位由谁担任,但从王石的感想中也可窥一二,他直言:“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团队,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早在2016年万科年中大会上,王石就曾直言:“若郁亮能接任董事长,我可以辞任。”与此同时,深圳地铁也对郁亮带领的万科团队寄予期望,希望其能按照既定的战略和运营机制,持续领跑房地产行业,创造优秀的业绩回报股东,回馈社会。

  至此,万科股权之争尘埃落定,执掌万科33年,王石亦算功成身退。若无意外,郁亮将接替王石坐上董事长之位。

  “失控”的郁亮

  记得在一次张家界的媒体交流会上,郁亮身着一件格纹衬衣坐在几个区域总经理中间,对着台下的十几家媒体显得谈笑风生,面对媒体的提问游刃有余。“有一次我被请去拍时尚杂志的封面,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太好了,我老婆说‘难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这般幽默风趣的郁亮深得媒体的喜爱。1990年,25岁的郁亮从深圳外贸集团离职,正式加入万科。1993年任深圳市万科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1996年任万科副总经理,1999年任万科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2001年,在姚牧民辞去总经理职务后,万科董事会聘任其为总经理。

  彼时,万科也仅是众多房企中的普通一员,销售额仅20亿元。至今交棒于郁亮,市场也仍有人认为此题难解。王石曾在传记中谈及自己是如何选出郁亮的。其坦言“一是不想‘空降’,二是更看重‘情商’。”

  尽管如此,王石与郁亮的关系一直被外界置于较为尴尬的境地,两人不和的传言也在股权之争进入白热化之际被推至顶峰。在王石看来,自己更多关心的是不确定的事情,郁亮关心的则是确定的事情。

  “郁亮是财务出生,本质上决定了他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一位万科内部员工说道。

  一次,郁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点明了他与王石两人分工界限模糊,但彼此均懂得动态地把握好尺寸和分寸,逐渐形成默契,并多次公开强调与王石并未有战略上的分歧。“我们合作了20多年,如果有大的分歧,根本走不到今天。”郁亮坦言。

  “王石带领万科走进黄金时代,而郁亮所处的万科进入了白银时代,两个人所处的时代不同,不能说郁亮身上带有王石的影子,他们的风格不一样。”上述万科员工陈凯说道。

  作为“白银时代”的提出者,郁亮清楚地意识到未来房地产市场将要面临的困难,并且在坦然接受的同时积极求“变”。

  进入2011年,随着王石主动淡出万科的管理,郁亮也逐渐从王石的背后走向前台。在其逐渐掌权万科后,万科实现了从“千亿”至“三千亿”的突破,从单一的房地产开发商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型,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推进万科事业合伙人制度……

  在郁亮看来,他所信奉的是“失控”的哲学,“我相信混乱会产生秩序,而稳定则带来死亡”,在一次采访中郁亮说道。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将“失控”的思维转化为具体的方案。

  如今,万科正式告别王石时代,若按深圳地铁指出的“按照既定的战略和运营机制”推测,郁亮带领下的万科仍将坚持城市配套服务商的战略,完成“万亿”计划。毫无疑问,无论是谁执掌的万科,都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

(财编:自江)

责任编辑:作者

ca88亚洲城独家出品